0800-363-363 chun.yueh.tw@gmail.com

君悅徵信社分享


 

他說愛我 卻還要和前妻復婚

君悅徵信社

第一段戀情被迷信的八字說棒打鴛鴦後,她遠走他鄉,寂寞而傷感的日子裡認識了他。
他曾有過婚姻,前妻美麗能乾而富有。一次上門時她和他的前妻不期而遇,她隱隱不安。
談婚論嫁時,她突然被他拒絕,不敢相信那理由竟又是八字說。她終於追問到真相……
跟蘭欣約見面的時候,正逢陰雨連綿,蘭欣說她不喜歡陰雨,問我能不能挑個晴天出來,於是我們把見面時間約到了一周以後的星期三。我想,這雨再下一個禮拜,總該停了吧?果然,那天早上我一睜眼,發現滿屋燦爛的陽光,心中一陣喜悅:今天居然放晴了,果然如蘭欣所願。不料到了下午,烏雲密布,又下起雨來。也許,蘭欣的故事真的脫不了這悲情的氣氛。
鄉音拉近愛的距離
在家鄉裡,我和第一個男友戀愛了五年,雙方已經談婚論嫁,沒想到他父母一算八字,說什麼兩人命裡相沖,婚事告吹。這對我的打擊很大,為了避免觸景生情,我遠走他鄉,在南方一待就是三年。逢年過節,也只是給父母打打電話,沒回過家。
在異鄉漂泊的日子裡,我的感情方面一直空白。去年的一天,我在網站上漫無目的地遊蕩,忽然,發現一個叫侗的男性會員的資料地址一欄赫然寫著跟我同一個城市。啊,是老鄉!這瞬時勾起了我的思鄉之情。我給侗留了言,彼此就這樣認識了。開始,我們聊聊家鄉的小吃、家鄉的道路,後來,他知道了我感情受傷並逃離家鄉的過往,而我也知道了他離異帶著兒子、目前一個人在上海工作的現狀。我們聊得很投機,於是一段時間後,我給侗留了手機號碼,那時正是春節前的幾天。
大年三十,我照例一個人躲在那個城市,卻意外地接到了侗的電話,熟悉卻又陌生的鄉音讓我覺得親切。我們用手機不知不覺聊了半個小時,直到後來信號不好電話中斷。鄉音拉近了我們的距離,整個春節,我都在和侗互發短信。原本在異鄉孤獨而灰色的新年,因為他的短信而變得亮色起來。
突然有一天,侗給我發來這樣一條短信:既然我們這麼聊得來,又有共同點,哪天見個面看看,如果來電,你以後就不要在外面漂了,跟我一起留在上海吧!我半開玩笑地給他回了句好的。那個短信之後,侗對我的稱呼就變了,我成了他的寶貝,而我們的短信裡也添加了很多思念的話語。
幾個月後,我在公司做得不開心,侗知道了就說,他的朋友正要開公司,我可以去那裡做事,而且我們離了很近。我有點心動,把來發展的計劃以及侗的情況跟家人說了,母親很贊成,她說:你們都曾經經歷過,都成熟了……於是我決定—來到了這裡。
在去機場的路上,我收到侗的短信,他問我要不要準備一束鮮花。我想畢竟我們也不年輕了,讓他捧束鮮花接機似乎太扎眼了,於是我告訴他備份巧克力就好。
熬了一路忐忑的心情,飛機終於著陸了。我剛走到出口處,就收到了侗的短信:那個穿白衣服的是不是你?雖然我們在短信裡寶貝來寶貝去地叫得親熱,但忽然間見到真人,我卻有些手足無措。我沒有說話,只是對上了他的眼睛,用眼神給了他肯定的答案。他接過我的行李,我們並排走著,就在出口的拐彎處,侗突然在我臉頰飛快地親了一下,這突如其來的吻讓我有些緊張,不過我並不反感。
在準婆婆眼中讀出了比較
第二天,我倆回到了家。在回家的路上,侗給我講起了他的家人。他說他們知道我為了他都很興奮,他母親還以為我是特地回來跟他結婚的,因此老人家已經忙著去準備新婚的被子了。聽了他的一席話,我感到很幸福,因為我感覺我是在他的家人期待中隆重登場的。
回到家鄉,我先跟侗去了他家,果然,他的家人對我很和善。我帶了禮物,當分發到侗的兒子時,小男孩竟非常懂事地對我說:你來就來了,還買什麼東西啊!雖然是一句客套話,但讓我很是感動。
我記得侗說過他母親有風濕性關節炎,手不能碰冷水,因此那晚一吃完飯,我搶著衝到廚房去洗碗。三月的冷水把我凍得夠嗆,不過看到侗的母親那堆滿笑容的臉,我的心裡卻是溫暖而甜蜜的。在侗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他陪我回了家,我爸媽對侗也挺滿意。那一天,我特別開心,因為在我們當地的風俗看來,互見了家長就等於確定了關係。
回到了家,我讓侗不要再住賓館,兩人租了間房子。侗跟我商量,考慮到他在家鄉剛買了房子,有還貸壓力,而且今年他不太順,因此這兩年我們先不要孩子,我同意了。
我們就這樣安定下來了。侗原先說的朋友的公司最終沒有開出來,而我也就一直沒有好好找工作,只是待在家裡照顧侗的生活起居,雙休日兩人一起回Y城看望父母。有一次侗看著我趴在地上幫她母親擦地板,無限感慨地說了句:你比我原來的老婆強多了,她什麼家務都不會做,以前我媽趴在外面擦地板,她就躺在房間裡看電視。侗的一句話,讓我認定自己才是那個能給他幸福的女人。
五一前的一個雙休日,我照例和侗回家鄉。中午,我和侗的母親正在廚房收拾碗筷,樓下響起了汽車喇叭聲,原來是侗的前妻開車把跟她回去過週末的兒子給送回來了。隔著廚房的窗戶,我看到了馬路上停著的那輛豪華轎車以及開車的那個漂亮女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侗的前妻。當我收拾起目光,一轉頭卻發現侗的母親也正盯著窗外,她的眼神似乎包含著許多複雜的情緒,我無法一一辨別,但我分明看到了其中有一種叫做比較的東西。後來我才知道,侗的前妻雖然不會做家務,但是她精明能幹、八面玲瓏,自己開了公司,有房有車,相當有錢。
蘭欣告訴我,雖然她當時注意到了那個眼神裡,可是並沒在意,她認為過日子是她和侗兩個人的事情,只要她照顧好侗,他們兩個人齊心,就沒問題了。可惜,事後她才發現,當初的想法太單純了。
他想用託辭讓我離開
我本和侗約好,五一期間雙方父母見個面談談婚事。可沒想到,就在五一的前三天,我洗澡時不小心在浴缸裡滑倒了,腰正好磕在浴缸沿上。因為侗對我的傷痛表現得有些漫不經心,我們起了一些爭執,甚至賭氣說要分手,雖然矛盾最終平息,但雙方父母見面的事卻因此耽擱下來。
五一之後的一個禮拜,我到侗家去。原以為二老會關心我的腰傷,可奇怪的是,沒人提起這件事情。我父母住在的郊區,他們有自己的田,因此每次總會捎點新鮮的蔬菜和雞蛋給我們。我把這些蔬菜和雞蛋分了一份留給侗的父母,侗的母親卻一反常態地不肯收。我感到莫名其妙:過去,他們不是常誇我家的新鮮蔬菜就是比市場上買的好吃嗎?
為什麼?為什麼在一夜之間,侗的家人對我的態度變得那麼陌生而冷淡呢?
在我的追問下,侗才告訴我,他父母去算過八字了,說我剋他。
我的愛情又一次要斷送在八字上?我越想越不對勁。剛認識時,我就告訴過侗我和前男友因為所謂八字不合分手的事情。後來我們決定在一起的時候,我特別問過他會不會相信這種迷信說法,他斬釘截鐵地表示不信。現在,他怎麼又變卦了呢?
於是,過了幾天我故意跟他說我找了個大師幫我們倆重新合了八字,並沒有說我們相剋。侗聽我這麼一說,臉色就顯得難看了。在我的追問下,他才勉強告訴我,所謂八字一說是個託辭,他要分手的真正原因在於家裡要他復婚。他說他並不是很願意,他前妻也沒那個心思,可複婚是兒子提出的,他老媽也積極響應,他不得不屈從……
我頓時覺得很受傷。我不是個死纏爛打的人,我告訴侗,是去是留我尊重他的決定。他卻給了我一個曖昧的答案:我不捨得你,我們就像現在這樣,在生活在一起。做情人?我不想這樣。我很想離開,但是看侗對我還有不捨,我忽然想再努力一把,企圖用我的真誠來感動侗和他的家人。
這之後的日子裡,侗再也沒有把我帶回家,而我在矛盾的掙扎中卻意外地發現自己懷孕了。我知道侗肯定不會要這個孩子,因此從醫院出來後我就很猶豫。路上經過一家肯德基,我進去坐了坐,這時鄰桌的一個媽媽推了嬰兒車從我身邊走過,那個可愛的小生命恰好在搖籃裡對我甜甜地笑了笑,讓同樣在孕育著一個生命的我感到一陣莫名的幸福,也幫我下定了決心。既然侗不要孩子,那這個孩子我自己來養。
在孩子三個月的時候,有一天我同時與我的一個女友以及侗發短消息,一個不小心,就把消息發岔了對象。當侗看到那條我懷孕了,他不知道,我會離開的短信時,簡直可以用驚恐來形容,他立即回短信問我想怎麼樣,我告訴他我要自己養。
第二天,他找到了我,我哭了,他把我拉到床上,抱著我說:我現在沒有經濟能力養孩子,是我不好,我對不起你,是我把你騙到了這裡。我看侗難過的樣子,有點心軟,答應再考慮幾天。那幾天裡,他還算對我體貼入微。
其間,我又去過一次醫院,醫生建議我不要拿掉孩子,一是因為我年紀過三十了,寶寶也有三個多月;二是如果拿掉孩子,恐怕我再不能生育。因此,當侗問我時,我說還是想留下孩子,不過沒說原因。我的堅持在侗的眼裡卻被理解為不顧他的感受,他決定退縮了。
雖然侗提出了分手,但他還是經常買點水果來看我。一次見我痛哭後,他說再也不逼我拿掉寶寶!我以為事情有了轉機,畢竟我還是希望能給寶寶完整的家,但時隔不久,他又變卦了。
這次也許真的到了我該離開的時候。在這個喧嘩的地方,我是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