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363-363 chun.yueh.tw@gmail.com

君悅徵信社分享


偷情妻子的情感自白 坦言外遇求老公原諒

 

君悅徵信社外遇蒐證協助

偷情妻子的情感自白 坦言外遇求老公原諒
我們是這樣結束的
今天是我和任軍離婚一周年的日子,我很想找個人說說話,說說我們的開始和結束。開始和結束都是任軍主動,他對我一見鍾情,離開時也走得義無反顧。
他的手機沒換,電話接通那一刻,我內心無比欣慰,他不是怕我找不到他才沒有換號碼的吧?雖然這樣想有點自作多情,有點牽強附會,但離開他的這一年,我常常這樣哄自己。我安慰自己說,任軍是愛我的,如果我不是那麼傻,任軍也不會投入別人的懷抱。
我問他,今天是我們分開一周年的日子,你記得嗎?任軍淡淡地說,你把離別的日子記得那麼清楚幹什麼?忘記吧,忘記了我們都輕鬆些。
你還和她在一起嗎?我問。我說的她,是那個當年插足我們家庭的第三者,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
你還沒長大,我早就對你說過,有些事你沒必要搞得那麼清楚。你忘了我們是怎麼分開的嗎?我們分開就是因為你讓我過於了解你。再說了,我不和她在一起,和你就可以在一起了嗎?
電話這邊,我啞口無言。慚愧的是,離婚這一年,任軍在成長,而我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原地打轉。雖然任軍的離開已經給我慘痛教訓。
永遠忘不了有了婚外情的任軍面對我時的一臉坦然,沒有謊言,沒有辯解,沒有猶豫和掩飾。他臉不紅心不慌地看著我手裡的大頭貼,大頭貼上,他和一個女孩子相互依偎,那甜蜜的笑刺痛了我的心。你說,她是誰?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能隨便翻我的包呢?他點燃一支煙,一臉漫不經心,這樣子讓我更加怒火中燒。我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杯茶,那茶稍有溫度。茶潑到他臉上的樣子有點滑稽,茶葉黏在他臉上,眉毛上的茶水直往下滴。他死死地看著我,愣了足足一分鐘。我在這一分鐘裡清楚地看到他情緒的變化。
他氣憤,沮喪,無奈,冷漠。然後他冷漠地對我說:你怎麼這麼激動呢?你告訴我你的那些事時我可沒這麼對你!我沒有打你,沒有罵你,更沒有把茶水潑到你臉上去!你這樣做是在乎我嗎?你在乎我也晚了,你真在乎我就不會背著我和你的上司偷情,更不會把那些偷情的細節告訴你的丈夫!
告訴你是因為我愛你
我抱著任軍痛哭,我告訴你就是因為我在乎你啊,我不是心裡難受嗎?我不是後悔背叛了你嗎?那些事整天壓在我心裡太沉重了,我受不了才告訴你的!你不是原諒我了嗎?你原諒了我又為什麼和別人好?你這不是報復我嗎?
任軍什麼也沒再說,他去衛生間洗了一把臉,拿起包就出去了。關門的聲音震得山響,我衝到門口,他已經下樓了。
我坐在地上,忘了哭,忘了傷心。是我的恐懼讓我忘了傷心。
我怕任軍不要我了。
他不是不在乎那些事的嗎?剛結婚時,我也告訴過他我的一些事,他不是還那麼心疼我的嗎?他把我摟在懷裡,心疼我沒有父母的童年,心疼我最無助時做了何林的情人,他說以後一定好好對我……包括這一次,我和上司的事情,他也原諒了我,他說我的背叛他也有責任,他沒有好好照顧我。可是,現在他卻有了婚外情。
我父母雙全,童年裡卻沒有父愛和母愛,父母生下三個孩子後,就把我們扔給外婆,隨著打工的人流去了北方一個小城。從我六歲到二十歲,十四年裡父母僅在中途回過兩次家。
在小朋友們面前,我們三姐弟永遠是沉默自卑的。外婆忙農活,忙家務,她的精力有限,文化也有限。她可以照顧我們的生活,但照顧不到我們的心靈。
小時候外婆家沒有廁所,她要我和弟弟妹妹在門前屋後的空地上大小便。教育的缺乏讓我們沒有羞恥心,意識不到這是很醜的事。一直到讀初中,我們都是這樣上廁所。
夏天洗澡,我們在外婆家沒門沒簾的走道裡洗。從小都是這麼洗過來,一直到有一天,我正洗著澡,突然跑來了一個大男孩,他驚訝地看著我,看得我用毛巾遮住身子……可以說,我們心靈的長大不是因為教育,而是因為經歷。那以後我意識到自己長大了,我再也不能那樣方便和那樣洗澡了。
父母回來的那兩次,對於我們來說,不過是家裡突然來了兩個親戚。我們爭搶著他們帶回來的糖果和衣服,糖果比父母在我們眼裡實惠得多,我們能嚐到糖果的甜,卻感受不到父母的愛。
父母問我們的成績如何,卻並不在乎我們的答案。成績好或者差,對他們不過是個概念。他們不會因為我們的成績差就留在家裡陪伴我們。更何況他們好像一直在吵架,回來的兩次,和八歲以前的記憶裡,他們都在吵。
直到我24歲那年,母親突然從回到家中。那時我已經中專畢業,在打工了。這次是她一個人回的,她在家附近開了家小餐廳。打工之餘,我經常去餐廳幫忙。有天我在櫃子裡翻東西時,翻到了一本離婚證。打開一看,我這才知道,父母已經離婚了。
母親告訴我,父親和一個第三者好上了,離婚後他留在原來的地方繼續打工,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生活。
做第三者是為尋找溫暖
雖然有父母,有外婆,有弟妹,但在我心裡,我是沒有家的孩子。長大後離開外婆在外面打工,我更是無依無靠。
認識何林是在醫院裡,我們一前一後排隊掛號。他隨便和我聊了幾句,問我牙科在幾樓……看完病我走出醫院,正好看到他也出來了,他捂著牙的樣子,讓我忍不住對他禮貌地笑了一下。他邊開車門邊對我說,上車吧,我送你一程!
我們就這樣認識了。何林是外地人,來做生意。他大我十歲,妻子孩子都在老家。他幫我在外面租了房子,把我從單位的多人宿舍裡接出來,我們住在了一起。
那個寒冷的冬天,因為有了何林的呵護,我的臉色紅潤了很多。我感到幸福,明知這幸福是不安全的,是不定的。但它在手裡的一天,我都無比珍惜。
我和何林兩個都是異地來漢的,彼此相依,我們的夜晚不再孤獨。從十八歲到二十歲,兩年裡我與何林彼此盡到了夫妻的義務和責任,我為他懷過孩子,為他洗衣做飯,同居的兩年裡,我從一個女孩學會了做女人,做一個好女人,我的付出和專情讓何林感動。
何林說他對不起我。除了經濟和精神上的幫助和安慰,他給不了我名份。終於,他妻子帶著兒子從老家來了。他和妻子約定過,先出來打江山,等江山打穩,他們一家三口就有了團聚之日。
我沒有要死要活。潛意識裡我早就明白,何林不是我的,我們只是彼此的過客。書上有句話,兩個男人如果同時愛上一個女人,不愛的那個先放手;兩個女人同時愛上一個男人,愛得深的那個先放手。
我的平靜讓何林意外,他以為我至少會哭。他不知道我不哭只是為了讓他放心地走。我裝著很輕鬆地對何林笑道:下次在路上遇到我,別裝著不認識我啊。如果你敢裝,我就當著你老婆的面揭露你!哈哈!
何林一把抱住我,他比我先哭。
坦誠令我失去婚姻
結婚當晚,我把這些前塵舊事告訴了任軍。他好奇地問我,你告訴我與何林的事情,是什麼意思呢?
我被問住了,想想我真不像個正常人,和丈夫新婚之夜告訴他我曾經做情人的經歷。我告訴他這些,因為我相信任軍能懂我,我希望他理解我當時的做法,甚至我希望他同情我,我希望得到他的憐愛。如果說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我要讓他明白,我是個坦誠的女人。過去再怎麼樣也是過去,以後我會和他好好過日子。
果然,任軍摟住我,他說,我以後會好好對你。
任軍是我打工時認識的。我們在同一家公司,我先到,他後來。任軍很勤奮,他虛心向我們請教,很快就掌握了業務技巧,業績也很快超過我們。那時我剛離開何林,我處於安靜狀態,安靜得有些憂鬱。有兩次任軍在樓下打電話給我,問我想吃什麼,他給我帶
他向我表白愛情:來這家公司時,我第一眼就喜歡上你。我感覺你和別人有點不同,你身上有一種很消極的情緒吸引著我……我驚訝地看著這個大我一歲的男孩子,驚訝他在我們這群沒有文化的人群裡,說出那麼帶點文化味道的話。
22歲的時候,我嫁給了任軍。在偌大的城市裡,我們彼此有了依靠。
結婚時我們在同一個城市上班,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婚後不久,任軍被公司派到分公司上班。工作忙,上下班來去得兩個多小時,有時任軍就住在公司,一周只回一次。
任軍經常不在家,婚姻有點我預想不到的冷。那時母親已經回去開餐廳,沒事的時候,我就經常去母親那裡幫忙。忙晚了,我就陪母親住。
再後來,我和任軍同時辭職,一起到了另外一個城市工作,又在那裏租了房子。在那裏工作半年後,我又隨任軍辭職再找工作……婚後那幾年,我們經常不在一起,工作的不穩定註定了我們過著動蕩的生活。
在這樣的動盪中,我和公司一部門經理好上了。我們有過三個夜晚,出軌的夜晚……出軌是因為寂寞,收手是因為我發現我並不喜歡這種生活—心裡愛著任軍,卻和另外的男人約會。
正是因為收手,心也回歸家庭了,我才把這件事告訴任軍。我希望他重視我一些,多給我一些溫暖,增加和我在一起的時間。
任軍問,是精神出軌還是身體出軌?我沒料到他問得這麼具體,本想不回答,卻鬼使神差地脫口而出:都有吧!
任軍哭了。他問我為什麼要告訴他,他說他恨我。我直直地看著他:你怎麼懲罰我都接受!如果你想離開我,我不攔你,因為我對不起你!
任軍不理我,他只一遍又一遍地問我,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那一刻我有點後悔告訴了他,但是已經晚了。兩個月後我發現了他和第三者的大頭貼,他承認了那個十八歲的女孩子是他最好的聽眾,他說結婚後才發現我們倆並不合適。他說,我們離婚吧。
就這樣,我失去了婚姻,失去了我愛的人—我該後悔我的坦白嗎?

君悅徵信社提供了專業的外遇蒐證調查協助,針對委託人不同的需求與不同的情況,我們會提供最為專業的蒐證計畫協助,讓每一位委託人都能夠順利解決目前的感情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