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363-363 chun.yueh.tw@gmail.com

君悅徵信社分享


 

外遇-小繼母站出來
以親人的名義血肉相連

君悅徵信社外遇蒐證調查

朱寶英比她的繼子趙治賓小一歲。在這個特殊的家庭中,她不僅年齡尷尬,身份也尷尬:趙治賓的生母離家出走後,杳無音信,她無法與趙治賓的父親結為合法夫妻!就在這時,趙治賓卻患了尿毒症,沒有任何名分的朱寶英,卻站出來為趙治賓捐腎。可手術費和捐腎法律的限制,阻擋了她的捐腎之路。
為了搶救繼子的生命,朱寶英開始了風雨奔波,一往無前……
親生母親絕情離去,來了一位小繼母
2002年春節,趙治賓突然接到一個尷尬的電話,父親趙金有要帶女友回家,據說這個女友還比自己小一歲。今年41歲的趙治賓高中畢業後,在中部一家木器廠工作。1988年,趙治賓跟當地女青年王本園結婚,次年有了兒子。
趙治賓原本有一個圓滿的家。父親趙金有自1983年起就在一家建築公司工作,母親張美鳳則在家操持家務,弟弟趙治勇在家務農。因聚少離多,趙金有和妻子漸生隔閡,感情逐漸破裂。1997年4月12日,張美鳳突然離家出走。趙治賓和弟弟找了很久,也沒找到她。趙金有想到了離婚,趙治賓再三勸說:爸,等媽回來,你們好好談談吧。但兩年過去了,趙金有一直沒有等回妻子。
2001年初,趙金有結識了開水果店的朱寶英,她時年32歲,端莊秀麗,卻有些滄桑。趙金有了解到,朱寶英離異後到相同的城市落腳。為按時給兒子撫養費,她起早貪黑做生意。
趙金有對這個小他20歲的同鄉產生了憐惜之心,看到有什麼力氣活兒,就熱心地搭把手;為了幫她多賺些錢,他還特地弄了一輛三輪車,拉著水果,沿街叫賣……
朱寶英有一個哥哥,父母都年近七旬,三人並未反對她和趙金有來往。確立關係不久,趙金有就把朱寶英的父親接到中部照顧。然而,朱寶英一直惴惴不安:她比趙金有的大兒子趙治賓還小一歲,他會反對他們來往嗎?所以,第一次見面時,朱寶英緊張得手足無措。
趙金有向兒子兒媳介紹:這是朱寶英,我把她帶回家,一是想跟你們見個面,二是想徵求你們的意見。趙治賓和妻子面面相覷,半天沒有回應。母親離家出走5年多了,杳無音訊,父親按說也應該考慮重新開始自己的感情生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朱寶英這麼年輕,為什麼會選擇年長她20歲的父親呢?難道她另有所圖?
趙金有見兒子一直不表態,便想帶朱寶英回中部,可朱寶英攔住了他:讓我跟你兒子兒媳多呆幾天吧,他們一時不能接受,也是人之常情。第二天早晨,朱寶英早早起床收拾屋子,給全家人做飯。她一邊幹活,一邊主動跟趙治賓夫婦談起了工作和生活……
幾天相處下來,趙治賓有些動搖了:父親後半輩子若真能與這樣一個熱情開朗的女人相伴,有何不可?想想絕情而去的母親,他不怎麼排斥朱寶英了。臨走那天,趙治賓也想多留她幾天,卻把話咽了回去。這時,父親小心翼翼地問他:兒子,你看我們……趙治賓看了一眼朱寶英,然後把頭扭向一邊說:你們的事,我不管!父親聽後,嘿嘿地笑了,站在他身旁的朱寶英,也報以羞赧的一笑。
儘管這樣,但趙治賓還是擔心朱寶英的誠意。一天,他特意回到父親的家中,發現朱寶英把家佈置得分外溫馨。見他來了,朱寶英趕緊放下生意,回家給他做飯。趙治賓性格內向,跟父親在一起時很少說話,朱寶英就陪他聊天,給他講笑話,緊張的氣氛一下子緩解了。趙治賓很放心,臨走前把他們叫到一起說:爸,姨,你們倆在一起很合適,早點結婚吧。
趙金有和朱寶英聽後,都很感動,但趙金有失落地說:我和你媽還沒有辦手續,怎能跟你姨結婚?
趙治賓也覺得這是個障礙,他想了想說:按理說,你和我媽的婚姻已經失效了,為什麼不走法律途徑呢?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夫妻如一方下落不明滿兩年,經公告查找確無下落的,准予離婚。趙金有沒開口,朱寶英卻說:我們不想把事情鬧大,還是等你媽回來吧,讓你爸媽好聚好散,我能等下去。
趙治賓希望父親有一個幸福的家。回家後他立即委託親友、同事和鄰居,打聽母親的下落。可一晃兩年過去了,雖然中間聽老鄉說在南部看到過母親,但依然沒有找到。為了父親的婚事,他多次奔走還是找不到。每次回老爸家,朱寶英都熱情地款待他。因為趙治賓有兄弟倆,趙治賓是哥哥,朱寶英就親切地管他叫“老大”。可就在這時,厄運悄然降臨在他的頭上。
2005年4月的一天,趙治賓在廠里幹活時突然吐血,經醫院檢查,他患了腎病,治療一段時間後,病情未見好轉。不久,他換到另外一家治病,竟被檢查出尿毒症!趙治賓不得不住院治療。由於妻子上班脫不開身,兒子在上學,父親的工作又很忙,所以便由朱寶英照顧他。
危難時刻,大義繼母站了出來
為了給趙治賓補充營養,朱寶英請教醫生,搭配飲食,一日三餐準時送到醫院。趙治賓感激地說: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感謝你呢?朱寶英說:我們是一家人啊,我照顧你是應該的。隨後,她笑著問趙治賓:對了,你把我當作家裡人嗎?趙治賓拼命地點頭:我早把你看作是家裡的一分子。朱寶英聽了,心裡好一陣溫暖。在她的鼓勵下,趙治賓看到了希望。可住院透析兩個月,他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隨後又轉入另外一家醫院。
這時,趙治賓已花光家裡3萬多元的積蓄。朱寶英替他補交了一萬元住院費。在醫院治療幾個月後,趙治賓又花掉了父親和朱寶英的3萬元錢。看著妻子在變賣家產,兒子輟學打工,父親四處借錢,趙治賓提出回家中附近的醫院治療。
回到家中附近的醫院,趙治賓每星期只做一次透析,但每次400元的費用還是得朱寶英支援。病重的時候,趙治賓就到北部的醫院治療,朱寶英仍像往常那樣照顧他。趙治賓越感動越不安。一天,他趁病房沒人,偷偷地拔掉針管,溜出醫院。誰知他走後不久,朱寶英就趕到了病房。她一看趙治賓不見了,便徑直趕到長途汽車站,把他拽回了醫院。
2006年11月,趙治賓病情惡化,又住進了大醫院。醫生檢查發現他的尿毒症已到了晚期,必須接受腎移植手術。可是,數十萬元的手術費和遙遙無期的後期排異治療費,他承擔不起。醫生告訴他:如果親屬能夠提供合適的腎源,可以省掉一大筆費用。但母親至今杳無音信,父親、弟弟和兒子經過檢查,根本不適合捐腎,妻子的配型也與他不符,趙治賓徹底絕望了。
趙治賓覺得治療已沒任何意義,堅決要求出院,情緒也越來越糟糕。一天,朱寶英給趙治賓送飯時,他把飯推到了一邊,沒好氣地說:以後別再送了。一個將死之人,值得你這麼照顧嗎?你再來,我就不領情了!朱寶英好言相勸,可趙治賓一言不發。
看著趙治賓生不如死的樣子,朱寶英道出了一個蘊藏已久的想法:老大,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給你捐腎吧。趙治賓睜大了眼睛,頭搖得像撥浪鼓: 這怎麼可能呢?我不能要你的腎!朱寶英平靜地問:就因為我是你的繼母?趙治賓不客氣地說:你連我的繼母都不是!跟我爸在一起後,你一直沒有名分,我們全家都對不起你。我生病已經把你害得夠慘,別說我沒有成功的可能,就是有,我也不要你的腎,這筆債我承受不起啊!
趙治賓說到了朱寶英的痛處。是啊,這些年來,她何嘗不想跟趙金有名正言順地成為夫妻,但因為趙金有無法離婚,她只好委曲求全。想到這,她不禁淚流滿面,埋怨道:你還是沒把我當家裡人。我當不了你的繼母,但我至少能當你的姐姐或妹妹吧。哥哥弟弟有難了,姐姐妹妹怎能不幫呢?
朱寶英的話在情在理,趙治賓還是無法接受這份厚重的恩情。其實,朱寶英作出這個決定,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我把腎捐給了他,我的身體垮了怎麼辦?趙金有和父母誰來照顧?但她轉念一想:如果趙治賓離開人世,他的家就垮了,趙金有的晚年也不會好過。權衡再三,她還是決定捐腎。
朱寶英沒把這個想法告訴趙金有,她擔心趙金有知道後會有顧慮,於是想先做通趙治賓的工作。
一天,朱寶英再次做趙治賓工作時,趙治賓很不耐煩: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給我捐腎?我要是接受了你的腎,別人該怎麼議論我啊?朱寶英也想過退縮,但她覺得,跟生命比起來,別人的誤解和議論又算得了什麼呢?趙治賓終於被說動了。朱寶英和他約定:捐腎的事,先不要告訴你爸和任何人,我們先做配型檢測,如果成功,就想辦法做手術;如果不成功,就當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趙治賓含淚答應了這個約定。他以為這只是一次徒勞的檢測,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朱寶英竟然與他配型成功!這簡直就是人間奇蹟啊,兩人高興得淚眼婆娑,朱寶英更是激動萬分:我終於可以救你了!
真情創造奇蹟:那勝似親娘的姨
朱寶英把配型成功的消息告訴了趙金有,趙金有極為震驚。趙金有開始找醫生協商手術日期,並籌措手術費。趙治賓這幾年治病一共花了23萬多,除了5萬多元是他自己的積蓄,其餘都是趙金有和朱寶英的錢,其中還包括借來的8萬元。本次手術還需要近10萬元。
2006年12月,就在他們為手術費東奔西走時,一個殘酷的現實將他們擊倒:手術請求在該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沒有通過。按照規定,只有配偶、直系血親和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親和因幫扶等形成親情關係的人員,才有資格捐獻腎臟。朱寶英既不是趙治賓的直系和旁系血親,也並未和他形成親情關係,因此,醫院拒絕了他們的手術請求。雖然國內有非親情捐腎的先例,但趙金有了解到,過程極為麻煩,審批也很嚴格。限於當時的精力和財力,他無法再轉院治療。
法律不可通融,醫院為趙治賓指出一條路:證明趙治賓和朱寶英是親屬關係,進行公證。這可難住了趙治賓:母親失踪多年,父親和朱寶英無法結婚,怎能出具這樣的公證?而通過法院訴訟離婚必須先認定張美鳳失踪,鑑於曾有同鄉在別處碰到過她,很難定性。
無奈之下,趙金有和朱寶英決定,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找到張美鳳。從此,他們分別委託親友、同事和鄰居四處打聽張美鳳的下落。
全家人尋找了大半年,沒有任何收穫。趙治賓絕望地說:命運怎能給我開這麼一個玩笑呢?我的親娘啊,你再不回來,就永遠見不到你兒子了!朱寶英聽了,心都碎了。這次住院,趙治賓又花掉了三四萬,趙治賓精神幾近崩潰,他堅持出院回到家中,靠簡單的藥物維持生命。
自從為趙治賓的病奔忙後,朱寶英水果店的生意越來越冷清。思來想去,她決定關閉水果店,讓趙金有介紹她去建築公司工作!趙金有斷然拒絕:建築公司的活,是女人幹的嗎?你只有養好身體,才能為兒子捐腎啊!朱寶英卻說:現在借不來錢,只有想辦法掙。到時老大的媽媽出現了,手術費還沒著落,那豈不是害了他?趙金有含淚答應了。朱寶英和趙金有走進了建築公司。在那裡,趙金有做什麼,她就做什麼,累得腰酸背痛,手腳磨起血泡也從未叫苦。
朱寶英在建築公司每月能掙1500多元錢,除去日常開銷,她和趙金有每月能攢兩千多元錢。
2008年8月,趙治賓的病情再次告急,可直到這時,他還是沒能找到母親張美鳳。全家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再次張貼發布尋人廣告無效後,趙金有只好在每個週末趕回膠南,領著兒媳和孫子滿大街尋找張美鳳。這樣一來,照顧趙治賓的重任,又落在朱寶英的身上。白天,她在建築公司拼命幹活,還要回家給趙治賓做飯送飯。那天,朱寶英搬磚時腳下一滑,手上的十幾塊磚頭,頓時砸傷了她的腳背和小腿骨面。她倒地時,身子剛好碰倒了一堆碼好的磚頭,她躲閃不及,雙手被坍塌的磚頭砸得鮮血淋淋。進行一番簡單的包紮後,她又給趙治賓準備飯菜。
傍晚,她帶著飯盒,走進趙治賓的病房。趙治賓看到她的雙手指纏著紗布,走路也一瘸一拐,便問:姨,你怎麼了?
朱寶英撒謊說:不小心摔了一跤,只是點小傷,過幾天就會好。
趙治賓哪裡肯信啊?第二天,趙治賓從父親那裡追問到了實情。他的心被震撼了!這天,當朱寶英再來時,他跪在地上懇求:姨,求你別再為我那麼拼命了,否則我就去死!你的恩情,我下輩子也報答不盡啊!朱寶英一把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老大,只要給你湊夠了手術費,我就做別的工作。淚水模糊了趙治賓的眼睛,他發自肺腑地說:姨,你真的比我親媽還親啊!朱寶英聽了心裡一顫,哈哈大笑:我可不想讓你管我叫媽,我比你年輕哩!氣氛頓時輕鬆了許多。
幾個月後,他病情惡化,又回到了家中。也許是真誠感動了上蒼,2009年2月初的一天,趙金有一位親戚在中部辦事時,偶然碰見了張美鳳。他索要了她的聯繫方式,馬上告訴了趙金有。趙金有和朱寶英立即與張美鳳取得了聯繫,並道出了兒子的病情和離婚的請求。
自從離家出走後,張美鳳各個地方待過,先後給幾位雇主當保姆,也有了新的感情歸宿。回到闊別多年的家,看著兒子被病魔折騰得不成人樣,張美鳳悔恨得淚流滿面。第二天,她痛快地和趙金有辦了離婚手續,然後帶著無限傷感離開了。
張美鳳走後第二天,趙金有就和朱寶英辦理了結婚手續。隨後辦理了公證手續,公證她和趙治賓具有親屬關係。這時,趙金有和朱寶英共攢了3萬多元,又四處奔走借了5萬多元,手術費基本到位。4月2日,全家人把趙治賓送進大醫院。然而,醫生檢查發現,趙治賓患了戊肝。手術前必須先控制肝病,否則有生命危險。一個月後,趙治賓的肝病被控制住了。醫生將手術日期定在5月8日。
5月7日,經過術前檢查,朱寶英也住進了醫院。晚上,趙治賓在妻兒的攙扶下,來到她病床前。姨,我很擔心你啊,如果你決定放棄,還來得及!朱寶英笑道:老大,都到這個時候,你怎能打退堂鼓呢?趙治賓含淚點點頭。
第二天上午8點30分,朱寶英被醫生推進手術室。4個小時後,醫生成功從朱寶英體內取出了一隻鮮活的腎臟。下午1點,趙治賓也被推進了手術室,經過7個小時的緊張奮戰,醫生成功將朱寶英的腎臟植入趙治賓的體內。
5月9日下午4時,朱寶英醒過來後,首先就問趙治賓的情況,得到丈夫的肯定回答,她才長舒一口氣。幾乎在同一時間,趙治賓也醒了,他醒來後問醫護人員:我姨怎樣了?醫護人員告訴他:她正在慢慢恢復。趙治賓這多年來第一次舒心地笑了。
5月10日下午,朱寶英一臉平靜地說:把腎捐給老大,我踏實多了,因為老大不會離開我們,離開這個家。儘管今後仍有很多困難,但我們會共同面對,因為我們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一家人! (文中張美鳳系化名)

君悅徵信社為台灣徵信產業中最為專業的優質徵信社,面對感情婚姻所帶來的各種問題與麻煩,我們能夠協助您以最快的時間內協助您進行各項專業的徵信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