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363-363 chun.yueh.tw@gmail.com

君悅徵信社分享


是緣是怨 幸福止於男友前妻身患重症

君悅徵信社專業蒐證協助

暗箭傷人
2月16日,我上班時遇到一件極不愉快的事情。那天因為一點工作上的小事兒,我和同事秋艷發生了小小的爭執。這時,保安小李過來勸架,小李是我的同鄉,我知道他一直對我有好感,只是我早已心有所屬,把這個小我一歲的大男孩當成弟弟。小李也只是說了幾句公道話,並未偏袒我,可秋豔的話句句刺人:樂蔓琳,你可真是好手腕啊,只要是男人,不管老的少的都逃不過你的五指山啊。小李呀,我真替你不值,這種女人你也喜歡,小心哪天惹禍上身!
一瞬間,我的臉紅了,眼淚洶湧而下。我聽出秋艷話裡有話,可我卻不敢跟她吵下去了,否則我怕她會說得更不堪。誰讓我在愛情裡處在一個如此尷尬的角色呢?
那是2005年,我才20歲,高考落榜後在家裡賦閒了一陣,便出門打工。初到打工地方的日子,我很不適應,身邊也沒有親人朋友,心裡很是寂寞無助。11月的一天,下班後,一個男同事說他今天生日邀請我一起去玩,雖然心裡並不願意,但我又不好意思拒絕,於是猶猶豫豫坐上了他的摩托車。
是緣是怨
目的地是一家KTV,一去那兒我就後悔了。事先預定好的包間裡已經坐了一些人,大多是成雙成對。一見我和男同事進去,大家紛紛拿我們開玩笑,好像我和他是一對兒。
我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場合,有些局促不安。不一會兒,在強勁的音樂聲中,大家的興致越來越高。有人提議玩骰子,規則是一男一女自由組合,女的負責玩,男的負責喝酒。
除了我那個同事,我不認識別人,可我又不想和他配對。正為難間,一個中年男人從角落裡走出來,我落了單,你也落了單,這是上天注定我們必須湊成一對。他幽默的話把大夥兒都逗樂了,我也笑了。
就這樣,我認識了華哥。華哥是我那個同事朋友的朋友,據說是做工程的,為人豪爽仗義。那天,我玩骰子總是輸,害得華哥一直在喝,喝到吐。聚會結束後,我主動提出送華哥回家,畢竟是我害他喝醉了。
那是我第一次到陌生男人的家,心裡有些忐忑。華哥顯然是單身,家裡亂七八糟的。我燒了熱水,給他擦臉。他迷迷糊糊中,捉住了我的手,親了我。這可是我的初吻啊,就這樣失去了,可不知為什麼,我並不生氣,還有點甜甜的感覺。
一場空
那晚,我留在了華哥家裡,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第二天醒來後,見到睡在沙發上的我,華哥很感動,說我是個難得的好女孩。
此後,我和華哥的感情發展很快。確立戀愛關係後,我搬進了華哥家,像個小妻子般照顧著他,而他對我也是百般寵愛。我們同居後,華哥曾讓我辭去工作,他來養活我,可我不肯,因為我不希望別人認為我是貪圖他的錢才和他在一起的。
我們在一起生活了4年多,相處得很融洽。一直以為,華哥會娶我,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可我萬萬沒想到,2010年夏天,華哥的前妻回來了。一直以來,華哥很少跟我提及他以前的事情。我只知道,他和前妻是因為一些誤會,一時衝動離了婚,後來,她帶著孩子回到了老家。
那天下班,我回家後發現家裡多了兩個人: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華哥的眼睛不敢正視我,他把我拉到陽台上,輕聲對我說:蔓琳,對不起,要委屈你一段時間。我前妻的心臟出了問題,需要動手術,我給你另租了一套房子……
我以為,我和華哥只是暫時分開,等他前妻做完手術,我就能再回去。可我錯了,我再也回不去了。病中的女人都是脆弱的,他的前妻如今把華哥當成一棵救命稻草,緊緊攥在手心裡。我想,華哥應該是還愛著她的吧,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女兒。
華哥每週會來看我兩次,按時給我的卡上打生活費。我哭著求他跟我結婚,他卻為難地說:蔓琳,如果這個時候我結婚,不就等於刺激她,如果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輩子我都不會安心。
我更沒想到,華哥的前妻竟然會找到酒店,那天在那麼多同事的面前,她牽著孩子,聲聲含悲求我放了華哥,她要和他復婚。末了,她還讓孩子給我跪下!
這下,我莫名其妙成了眾人眼裡的小三,聲名掃地。可誰知道,我的心裡有多苦?這段時間,我總在催華哥盡快做出選擇,被我逼急了,華哥說:蔓琳,你知道,我現在愛的人是你,可是我對她們母女有責任。我家裡的意思是,希望我和復婚。
多麼可悲的結局,我知道,我應該死心了,可為什麼一想到要永遠失去華哥,我的心還是那麼痛?

君悅徵信社以專業蒐證協助為首要企業宗旨,面對感情婚姻中所產生的各種問題與麻煩我們一定要理性的仔細思考,千萬不能夠因為一時的情緒問題而做出違反法律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