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363-363 chun.yueh.tw@gmail.com

君悅徵信社分享


真是無心的快結婚了我竟上錯床偷情

君悅徵信社外遇偷情

入錯洞房的新郎
2000年,我在一家酒店裡做主理廚師。因為我做事勤懇,為人老實,所以跟上上下下的關係都處理得不錯。一天,一名熟客跟我開玩笑,說想將他的妻妹介紹給我做女友。我婉言謝絕了那名熟客的好意。我已經有一個談了兩三年的女友,她在外地打工,我們的感情一直很好。
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個晚上,那名熟客提出要請我喝酒。盛情難卻,我答應了。半酣之際,他突然說:我那姨妹子真的不錯,要不我把她叫出來,你看看,絕不勉強你。說完,他不由分說便掏出手機打電話。大約十分鐘左右,那個女孩就到了。
說來奇怪,平常我的酒量不錯,但那天似乎沒喝什麼,我就有些暈暈乎乎了。最後,我實在支持不住,便堅持要走。看著我歪歪斜斜的樣子,熟客推著他的姨妹子讓她送我回去。我想拒絕,但全身發軟。我依稀記得,被那個女孩攙進房後,我一頭栽在床上,就人事不知了。
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睛,我感覺頭痛欲裂。天還沒大亮,但有微微的晨曦透過窗戶照進來。我轉過頭,突然看到一個光溜溜的女人的背露在被子外面。我驚得差點從床上滾了下來,胡亂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身邊的女人也醒了,她一把抓住我,說:你想走?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竟然哭出聲來,說:是我對不起你,求你原諒我。沒想到,她也哭起來,說發生了這樣的事,她再也沒臉見人了。我們拉扯了好一會,我又羞愧,又怕其他人聽到,最後連滾帶爬地逃了出來。
整整一天,我都像只喪家之犬,既不敢回酒店也不敢回家。第二天,在酒店老闆三催四請下,我才戰戰兢兢地回了酒店。提心吊膽地過了四五天,不想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那天,我正在工作,前台說有人找我。我出去一看,腿就軟了——是那個女孩的姐姐。她姐將我拉到一邊說:我們家秀梅好歹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現在已經這樣了,你得對她負責。我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從那天開始,秀梅的姐姐隔三岔五就來找我談一次話,每次都說得我無地自容。
半個月後,女友來看我。看著她純真無邪的笑容,我哭著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向她坦白了。女友哭了,但她不僅沒怪我,反而鼓勵我和她一起工作。女友越是這樣大度,我越覺得對不起她,也配不上她。我對她說:你是個好女孩,應該有更好的歸宿,我只是一個廚師,以後也不會有太大的出息,我實在配不上你。女友哭著不同意。但當天,我還是狠心將淚人兒似的女友送上了回家的班車。
得知我和女友分手後,秀梅便常常來看我。她是一個很勤快的女孩。我們做廚師的,每天煙熏火燎,即使天天洗澡還是渾身油煙味,但秀梅一點也不嫌棄,每天都過來幫我洗衣服,只要是晴天,就幫我拆洗被子。每天穿著潔淨的衣服,睡在瀰漫著肥皂香的被窩裡,我對自己說,已經傷害了一個人(前女友),我不能再傷害一個人了。
一天,秀梅哭著來找我,說她爸逼她嫁給一個大她十來歲的包工頭,只因為那個包工頭答應給他爸爸3萬元的聘禮。而且,她還告訴我一個驚天的消息,她已經有了我的骨肉,她爸逼著她去醫院,但她不願意。她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個棒槌抱著走。我已經是你的人了,即使你以後是個乞丐,我也願意跟著你。聽了這話,我很感動,覺得是我對不起她。而且,我感覺她應該是個賢慧的女人,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養。
於是,我給了她爸一份聘禮,和她去領了結婚證。領結婚證那天,我們已經到戶政事務所了,她才吞吞吐吐地告訴我她以前結過婚。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無疑是當頭棒喝。她哭著說,她以前的老公脾氣非常暴躁,經常打她。我將信將疑,但木已成舟,事情都已到了那分上,想反悔也遲了。
半個月後,我和秀梅舉行了婚禮。我可以感覺到我所有的親戚和朋友對秀梅的不滿意。席間,一個好哥們將我拉到一邊,狠狠地捶了我一拳說:你瘋了,放著那麼好的女孩不要,娶這麼個二婚?我淚如雨下,一邊扇自己的耳光,一邊拼命喝酒。最後,我喝得酩酊大醉。我的婚禮在一場鬧劇中結束了,而我和秀梅從認識到結婚還不到兩個月。
無辜受辱
所幸婚後秀梅對我很好。我想,既然已經結婚,就好好培養感情吧。不久,秀梅真的懷孕,我們一家都高興壞了。我媽變著花樣給她做好吃的,我妹也總是給她和未出世的孩子買東西。
秀梅懷孕五六個月的時候,她經常有意地試探我喜歡男孩還是女孩。我說,自己的孩子,無論男女都一樣。一天,她突然跟我提出一個很荒唐的想法。她說,她姐結婚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孩子,如果我們生的是個女兒,就把孩子給她姐,她姐已經答應了,給我們2萬元,給她爸2萬元。她還說,我們結婚時,她爸給了她1000元作嫁妝,她得還。我聽了很生氣,斷然拒絕了。我說:就算給我一車錢,我也不賣自己的親骨肉。
去年3月,秀梅生了一個兒子,我們全家都很開心。對我而言,以前的不愉快都成了過去,兒子才是我未來的希望。
然而,兒子滿月後,秀梅就變了。她總喜歡往娘家跑,一住就是十天半月,非讓我去接才回。我們做廚師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一個星期只能回去一次。所以,我也不清楚,秀梅到底出了什麼事。有一次,我問她,她突然莫名其妙地說:你們家根本沒有我想像的那麼有錢,我爸要我跟你離婚,我得聽我爸的。又說:你們家為什麼讓你妹當家,不讓我當家?我以為這只是她一時的氣話,也沒往心裡去。
兒子三個月大的時候,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家裡的電話,說秀梅把我媽打了,捲了家裡的錢,帶著兒子回了娘家。我連忙趕回家,只見我媽躺在床上,我妹坐在一邊淌眼淚,而我房裡像進了強盜,被翻得一片狼藉。
生了幾天的悶氣之後,我想,日子還得過下去啊,於是決定接秀梅回來。秀梅家是兩層樓的私房,外面有一個院子,一個大鐵門鎖著。我站在院子門口叫她的名字。結果,秀梅沒出來,我的老岳丈倒出來了。老頭站在門口對我一陣臭罵,我沒回應,只說:我想接秀梅回家。老頭突然走到門口,神秘地對我說:你過來,你過來。我湊上前去,結果,他一拳頭打在我眼睛上。一時間,我眼冒金星。他又倏地退回去,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彈弓,向我射石子。我躲閃不及,石子啪地射在我嘴上,門牙被打掉了,流了一臉的血。
看到血,我的理智開始逐漸喪失,也不管子彈一樣的石子向我射來,發瘋般地衝上去。那老頭又拿起竹竿,劈頭蓋臉地往我身上捅。我也管不了那麼多,抓起地上的磚頭就往院裡砸,一邊砸,一邊聲嘶力竭地喊:秀梅,你摸摸良心,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但是,秀梅始終沒有出來。
最後,派出所被驚動了,警察勸我先離開。但我已經喪失了理智,揪著鐵門就是不肯走,結果,幾個警察合力將我架著離開了她的娘家。
回去之後,我大病了一場。之後,我又去接了她幾次,結果不僅沒能看到兒子,反而每次都被秀梅的爸爸羞辱。
這期間,秀梅幾次到法院申請離婚。她的理由是,我在外面有情人,情人就是我的前女友。而且,她還向法院申請經濟賠償,說小孩從三個月起就和她在娘家生活,我必須賠償5000元的撫養費。得知這個消息,我氣得差點沒吐血。我沒想到,她剝奪了我做父親的權利,反而還要訛詐我。所幸,法院沒有受理。
轉眼,小孩已經一歲了。這些日子,我媽想孫子想得肝腸寸斷,我也整夜整夜地失眠。大概覺得再也撈不到油水,老丈人放出話來,說只要給他5000元錢,我就可以把小孩接走。
那天,我包了個車,帶了十幾個街坊,來到秀梅家。當著眾人的面,我將5000元錢給了老丈人。老頭收下錢說:小孩你可以抱走了,大人,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算了。
我也經常聽到一些關於秀梅的消息:她在娘家過得併不好,她爸對她非打即罵。那天我看到她,果然鼻青臉腫,怯生生地根本不敢看我。我想,她畢竟是兒子的媽,孩子不能沒有母愛啊。我對秀梅說:如果你還想跟我過,今天就跟我走,如果不走,那我們就離婚。秀梅望望我,又望望她爸,最終還是選擇跟我走。
這樣,在街坊的簇擁下,我終於把分別了近一年的兒子和妻子接回了家。
我成了犯罪嫌疑人
回到家,秀梅一直哭個不停,問什麼她都不肯說。我看她可憐,就安慰她,安心在家帶孩子,我一個人足以養活他們娘倆,她卻非要出去工作不可,還說了一番讓我很感動的話。她說:我從你這裡拿去的幾萬元錢都被我爸拿走了。我把你害成這樣,怎麼能安下心坐在家裡吃閒飯?
不久,她在一家服裝加工廠找到了一份縫衣工的工作。她做事很拼命,幾乎沒日沒夜。我幾次勸她她都不聽。
大概半個月後的一天,服裝廠的老闆給我打電話說秀梅已經兩天沒去上班了。我一聽,頭嗡的一聲大了,因為秀梅已經兩天沒回家,我以為她上班去了。
情急之下,我給她家打了個電話,想問問她是不是又回去了。誰知,她爸說她根本沒有回家,並一口咬定是我把她女兒給殺了。半個小時之後,丈人帶著8個打手氣勢洶洶地衝進了我家。他們一上來就問我的兒子,幸虧我媽抱著孩子從後門跑了。找不著兒子,他們一把將我摁在地上,老丈人叉著腰站在門口罵。
經過上次的事情,我多了一個心眼:從秀梅家開車到我家,起碼得兩三個小時,召集人也要時間,他們怎麼可能半個小時就趕到我家來了呢?
想到這裡,我懇求圍觀的人報警。很快,警察就到了。丈人仍舊一口咬定是我殺了人。警察說,人口失?是大案,而我的嫌疑最大。結果我被帶進了拘留所。警察在帶走我之前對老丈人說,如果人真是他殺的,我們會依法嚴辦;如果是有人誣告,我們也會追究他的法律責任。結果當天晚上,我家就接到秀梅的電話,說她因為心情不好,到她表姐家玩去了。
從拘留所裡出來,我長舒了一口氣。這一次,我已經沒有了上次的傷心和瘋狂,因為我已經在心裡打定主意—離婚。
最終分手
沒想到,我還沒來得及上法院,法院的傳票已經送到我手裡了—秀梅再次上法院起訴和我離婚。她要求撫養小孩,讓我一次性付清13萬元的撫養費,以及2萬元的青春損失費。
這一次,我據理力爭,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原原本本地反映給法院。最後,法院將撫養權判給了我,但因為秀梅沒有經濟來源,仍要求我給她1萬元的補償費。
對這個判決,我很不滿。因為當初她已經拿走了我所有的積蓄,我憑什麼還要給她錢呢?另外,我懷疑她爸爸和她一起專門以這種手段騙人,我不能讓他們得逞。

君悅徵信社提供給委託人專業的外遇蒐證行動調查,透過合法理性的方式協助委託人進行各項專業的外遇蒐證調查服務。